您的位置:主页 > 书画艺术 > 衣雪峰 以书法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衣雪峰 以书法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0-09 15:21 浏览次数:

  “中国人有一种天然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能把汉字写得好看。中国的文字、艺术、文化,莫不与书法息息相关,须臾不可相离。从某种意义上讲,书法可以说是中国人精神的依止处。­­——衣雪峰”

  熊秉明先生有一个著名的论断,“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且不论这个论断是否有失偏颇,至少熊先生说出了书法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在工作之余,拿起毛笔,寻找自己文化上的根脉与精神上的家园。

  衣雪峰(以下简称衣):我是从小就留心书法,父亲衣永龙是我小学一到四年级的老师,我就模仿他的字,偶尔也会描红。我的姥爷李晋儒也是一名教师,他曾帮我在作业本上写过名字,现在想想姥爷大概是学过赵孟頫一路的书风。读初中的时候,车快杰老师叮嘱全班同学每天写一篇钢笔字,那时候市面上流行庞中华的钢笔字帖,我偶然在一个叔叔家找到这本字帖,每页字帖和田字格本相吻合,于是每天临摹庞的字帖,大约持续了一年。1992年我考上中专,有幸接触到学校书法协会第一任主席赵燮,经他指导,才知道学书法要临帖,而且要临古人的帖。

  1996年,我中专毕业后本想到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进修平面设计,结果没有成行。后来到杭州中国美术学院进修中国画,1997年结业时,想考中国美术学院的书法专业(本科),但是各种原因放弃了考试。

  1999年,我有幸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书法专业(本科),王镛、刘彦湖等老师在书法的方向上对我影响很大。2003年本科毕业,我参与创建了山东艺术学院第一届书法专业(本科)。此后,我一边在中央美术学院书法方向读研究生,一边在山东艺术学院任课。

  衣:1996年前后,在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由陈振濂老师主导,搞过“学院派”的系列书法活动,招至很多不同的议论。

  我认为“名”与“实”的问题非常复杂。一般来说,“名”常常后起于“实”,就是后来大家才给某一类人、某一种风格起个名字。反之,如果“名”先于“实”,就是早早地起了个名字,常常是与实际不符。

  我的老师王镛先生,虽然身在学院,但一直被视为“民间书法”“流行书风”的旗帜人物,所以说严格意义上讲,学院派、民间派很难区分。

  如果一定要分,我认为书法领域可以分为两派,好的一派和差的一派。有人说,为什么不叫创新的一派和守旧的一派?答曰,创新的也有好有坏,守旧的也有好有坏。

  韩:中国的书法艺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起着思想交流和文化传承等重要的社会作用,在发明新的书写工具之前,应该说书法本身的实用价值远超其艺术价值。现在我们处在一个连笔都不需要的时代,人们还需要书法吗?

  衣:今天,虽然毛笔、钢笔、铅笔的实用功能越来越弱,但是,它们的艺术功能却越来越突出。我相信,只要存在人类,就一定存在情感;只要存在情感,就一定存在艺术;只要存在中国人,就一定存在汉字;只要存在汉字,就一定存在书法。

  衣:从手段上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临帖,临古人的书迹,包括经典的与非经典的书迹。从人的根本上来说,入门要从兴趣开始,可以从观看或者体验入手。

  韩:书法分五体,篆隶楷行草,它们形式上有很大差别,那么内在共性是什么?您认为赵子昂的“用笔千古不易”是什么含义?

  衣:书法分五体,只是从方便的角度来分的,其实有很多书迹无法明确分类。例如秦代的简牍,是篆?是隶?是篆中有隶,还是隶中有篆?

  赵子昂的“用笔千古不易”,我理解是从用笔的基本原理来讲的。根据前人论书,我总结了十个字的笔法原理,即“八面出锋”,“笔笔按,笔笔提”。

  “八面出锋”,源于米芾,八的意思不是仅指八面,是指所有方向,无穷的方向,即笔可以往任何方向书写,任何方向都可以灵活运用中锋、侧锋。

  “笔笔按,笔笔提”,董其昌、刘熙载都有相关论述,即笔可以在任何时候保持平衡,喻为呼吸,呼后即吸,吸后即呼,时时呼,时时吸。

  至于说到中锋、侧锋,我喻为骑自行车,直行时为中锋,转弯时为侧锋。无论直行、转弯,都需保持平衡。如果摔倒了,就是偏锋了。

  韩:关于书法入门,最流行的一种说法,学习书法一定要从楷书入手,楷书是书法的基础。我觉得这个说法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您能帮我们读者辨析一下。

  衣:学书法从楷书入手,一方面是古代科举考试及办公的需要,一方面主要是现在针对小孩子说的。古代的科举考试,卷面主要考察楷书尤其是小楷,即后来所谓的“台阁体”“馆阁体”。从现在小孩子的角度,小孩子还不认识字,所以可以一边练习书法,一边认字。然而如果是成年人从艺术的角度进行学习,完全可以也完全应该从篆隶书入手,甚至可以从行书、草书入手,而不是局限于楷书。

  韩:对一般人来讲,判断一件书法作品的好坏并不容易,普通百姓认为的好作品往往不被书法界认可,我理解这是个审美标准和欣赏水平问题,我们如何提高书法艺术的审美水平呢?

  衣:我常常对人讲,学习艺术最难的是什么?最难的就是辨别好坏。如果一个人不辨好坏,他无论如何用功,也是学不好艺术的,甚至越学越差。

  判断一件书法作品的好坏,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看它继承了什么,二是看它创新了什么。其中的标准,并不是死板的、一成不变的,而是灵活的、时时变化的。

  韩:您除了在大学教授书法课程,自己还创办了从事书法教育和培训的栖霞书院,是有什么样的情怀在里面吗?

  衣:近代弘一法师坚持一种信念,“宁可文艺以人传,不可人以文艺传”。强调人的品格先于、重于文艺作品的品格。希望凡是在栖霞书院接触、学习、研究书法艺术的朋友,小则可以修身养性,大则可以为弘扬中国文化发挥作用。

  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北京体育大学国际文化学院教师、北京民生中国书法公益基金会学术部主任,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书法导师,北京栖霞书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