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化旅游 > 王崇亮:创意经济背后的策划传奇

王崇亮:创意经济背后的策划传奇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7-19 06:44 浏览次数:

  王崇亮的人生是一出戏剧,看似“无心插柳”的成名,处处渗透着艺术家的理想主义和草根阶层的坚忍不拔。他没有艺术家的放荡不羁,却时常创出惊世之作;他没有策划师的桀骜不驯,但项目无一不出神入化;他没有商业精英的咄咄逼人,可财富总是如影随形。

  没有师傅领进门,王崇亮的“修行”全靠自己。不仅立足云南发展,贵州、四川、重庆、湖南等多地都有他策划的旅游景区。这个地地道道的滇中汉子,在经历了十四载风雨的洗礼后,华丽蜕变,名动西南,成为西南地区策划行业一颗闪耀璀璨的明珠。目前,其一手创立的昆明艺嘉旅游集团已形成我国旅游全产业链整合运营商,旗下拥有包括昆明艺嘉旅游规划设计有限公司(云南首批国家旅游规划设计甲级资质)、云南元谋旅游经营有限公司(国家4A级景区)、墨江双胞文化旅游经营有限公司、瑞丽市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子公司,与集团合作的单位包括(深圳)协同创新、浦发银行、建设银行、云南能投、云南建投、昭通交投、浙江大华等多家知名企业。

  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虽然早已成为历史,但即便是当年试水的那些作品,无论雕塑亦或策划,现在回头看也堪称经典,这和王崇亮的经历密不可分。

  如同热爱雕塑的王崇亮大学并非学雕塑而是油画一样,从未想过要传道授业的他两度为人师表,他曾用“身在曹营心在汉”来形容在大学教书时的心态。

  王崇亮曾立志终其一生要在艺术上有所作为,然而人生多歧路,他的人生轨迹总是偏离艺术轨道。为了回归自己心心念念的艺术道路,王崇亮心怀对艺术无法割舍的情愫,离开人人称羡的公职,加入到上个世纪最后十年轰轰烈烈的“下海潮”,以一件雕塑作品白手起家。作为临沧市双江县的城市标志性雕塑,这件作品现在仍屹立在双江县城。玉溪聂耳公园、墨江县城、元谋土林……,其实云南很多地方都矗立着王崇亮的雕塑作品。

  学油画的王崇亮说,自己最喜欢做的是雕塑,因为雕塑是四维空间的作品,要求每个角度都要做得好看。这种思维很有王崇亮风格,对每一件事都务必追求完美,做到极致,包括对自己,这也是他能把策划与财富结合起来的重要原因,把策划当成艺术品一样用心创作,力求严谨,而又赋予它无穷的想象力。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王崇亮深爱云南这片生他、养他、培育他、成就他的滇域故地。出国深造让王崇亮内心的格局变得更加宽广,也让他对故乡的思念越发浓烈。他觉得,“旅游产业只有深入做到极致,才能真正地在社会效应和企业价值等多方面生发出最美的艺术之感。国内的旅游规划应该改变,且会大有可为。”他义无反顾回国创办了艺嘉旅游。

  作为一名初入旅游策划规划行业的人,王崇亮像个迎着北风赶路的人。相对于多数传统规划公司,艺嘉旅游的规划设计理念并没有某种模式与规律可循,甚至也没有在无意识状态下所形成的固定倾向与风格。对于任何一家需要占领市场价值制高点、同时取得圈内话语权的旅游规划公司来说,这样需要绝对的自信、实力与勇气。

  王崇亮用雕塑练就的四维逻辑,用在油画上是惊艳、用在雕塑上是巧夺天工、用在策划上就是源源不断的财富。14年来,他的创意裹挟着商机,他的策划充斥着财富,凡他经手的项目都能斩获成功,面对钵满盆满的战绩,业界传说“王崇亮策划的项目没有哪个是不赚钱的。”这样的评价王崇亮不敢当,他总是说,“全都能赚钱我不敢承认。但是如果按照我的策划,依照我的开发思路、运营手法、产品规划来做,赚钱是没有问题的。”

  苦心人天不负,王崇亮经历着一次次的蜕变,策划出一个个举世瞩目的旅游项目,创造出难以计数的财富和价值。这是一种点石成金的魔力,一片荒山,一堆乱石,看似普通的事物在他的指点下都会变得意义非凡,迸发生机。王崇亮说,“我不做物有所值的事儿,只做物有所超的事儿,因为物有所值的事人人都能做。”

  艺嘉旅游策划的旅游项目越来越多,湖南、重庆、贵州、四川……。多山的重庆涪陵,千百年来无人搭理的北山坪,在王崇亮的手里盘活了;深藏于乌蒙磅礴之中的贵州盘县、隐世而居的贵州从江,也都在王崇亮的策划中斩获新生。

  尤其在云南,王崇亮的创意策划点燃了高原旅游的点点星光:滇中昆明的官渡古镇再现百年前渔火辉煌、楚雄的元谋土林霸气彰显史前蛮荒、玉溪澄江仙湖山水耀世而起;滇西北旅游线上的大理双廊温情脉脉,丽江白水台人潮涌动、老君山格拉丹高山帐篷酒店一房难求,还有香格里拉普达措公园声名鹊起;滇西南茶马古道重镇临沧鲁史,墨江双胞胎文化园带动全县旅游产业;滇西德宏大盈江、梁河九堡镇、风情瑞丽、边境畹町;滇东南文山普者黑、世外桃源坝美;就连一直不被看好的滇东北昭通市的旅游,王崇亮照样以一泓金沙江水为基调,打造出西部大峡谷温泉……

  王崇亮最为人所知的是策划,近14年浸润于策划界,使得他对各类策划都能够信手拈来。多少青山绿水在他的创意下成为令人向往的人间天堂,多少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幽幽古镇在他的指点下成为休闲之都。然而今天,摆在他面前的是为怒江州州府泸水及铅锌矿之都兰坪进行城市运营策划。

  曾几何时,怒江在人们心目中一直是贫困落后的代名词,“直过区”一步跨千年的发展导致这里为数不多的城市一片黯淡。但也正是这个时刻,全国扶贫攻坚的号角已然吹响,全省的目光聚焦到这里最值得期待的两座城市——泸水、兰坪。王崇亮重任在身,为“山、少、边、穷”县策划城市运营。

  王崇亮早先给怒江界定了两大经济板块,一是怒江沿线的泸水县、福贡县、贡山县,二是一枝独秀的兰坪县。

  作为州府,泸水多少有些尴尬,论经济不如兰坪,论名气不如贡山,相比云南其他州市的中心城市,综合实力悬殊巨大。

  刚经历了撤县设市的泸水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之一,政策、资金、技术、人才汇聚泸水。但是沿江而筑衍生出太多的劣势:土地利用受地限制、生态环境保护与开发难同步,基础设施滞后、交通网络缺乏系统规划,城市定位不明确、文化元素不鲜明,城景缺乏联动、旅游开发利用效率低,业态布局不合理、产业联动不足……这在很大程度地制约了泸水城市快速发展。

  面对此番优势与劣势、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境地。策划之初,王崇亮就多次提出,“泸水城市切忌盲目跟随复制,缺乏创意新意。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为我们批量造就了太多同质化的城市。”

  寻找资源亮点历来是王崇亮策划的第一步,没有资源王崇亮也能创造出好产品,正如他常说的:“依托资源,并不是创造景区价值的唯一依据,一流的资源未必能创造一流的产品,一流的产品并非需要一流的资源。没有天生的好项目,好项目都是策划出来的。”

  王崇亮在泸水的做法很简单,“泸水城市发展首先要依托山地空间、生态环境、区位交通和民族文化,其次要融合自然山水磅礴与民族风情文化。”但是要做到却很难,“要前瞻性统筹城市蓝图,以旅游产业为主导,联动一、二、三产业,调整结构,丰富产业业态,结合城市空间外拓,五网建设,通过政企一体,市场化运作,将泸水打造成现代化、高品质的山水生态休闲旅游城市。”

  他为泸水定出了高规格的“四+四”城市发展格局:“总体定位,中国泸水·怒江大峡谷旅游产业智慧新城;城市定位,中国特色山水生态休闲旅游城市;形象定位,怒江花谷 泸水慢城;文化定位,天籁·怒江”。

  依托打造怒江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契机,泸水城市交通脉络、功能板块,结合城市向东、向南拓展。王崇亮创意性地提出,“构建城市立体便捷化交通网络,以城市空轨、地面轨道式缆车、机场索道、滨江花谷步道等为主,串联城市各大功能片区,整体共生共促发展。”

  依靠第一产业,兰坪独立支撑怒江财政收入半壁江山。王崇亮说,世界对兰坪的认识,始于一座矿山,对其地理、民族、文化、自然、历史等置于飘渺一隅。如今的兰坪,携高山峡谷、湖泊冰川、森林草甸、稀有动植物等自然气息于一体,裹土司衙署、茶马古道、新石器遗址、普米聚落、多种宗教等人文要素于一身,集生态、民族、水电等资源于一家,但这些一直处在铅锌矿的阴影下,多少让人有些尴尬。

  第一次踏上兰坪的厚土,王崇亮便惊讶于兰坪何以如此受上帝眷顾,“紧邻滇西滇西北黄金旅游圈,镇守老君山国家公园西大门,坐拥‘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地、凝聚中国普米族少数民族文化,绝佳的山水人文组合。”但在惊喜之余,他也不免对兰坪目前城市的发展扼腕叹息。

  他曾在多次向州委、州政府和县委、县政府指出,兰坪城市定位不明确,资源特色挖掘不充分、文化主脉缺失;产业配置不合理,业态单一、矿产业一枝独秀;配套设施不健全,基础设施、旅游公共设施薄弱;城市生态环境遭破坏,保护与开发不协调、工业污染。

  一座城市一张面孔,一座城市一个品牌,城市转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兰坪铅锌矿之都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重寻定位难上加难。根据兰坪的固有资源,结合《兰坪县城市总体规划》中对兰坪县城“一轴、五组团、多中心”的空间布局规划,王崇亮对兰坪做出了最合身的定位——“中国最美山水旅游城市”,让产业发展与城市发展相辅相成。

  每一座城市的发展,都有一条河流深情陪伴,无论是蜿蜒流过,还是呼啸奔腾,它都为两岸带来生命和繁衍的力量。多面环山的兰坪沘江穿城而过,依托这条母亲河,白族、普米族、傈僳族、怒族、彝族等14个民族在兰坪世代生生不息。王崇亮指出,“兰坪城市的核心就是沘江,沿中心线沘江布局才能最好地彰显城市风貌。”

  为了优化城市布局,王崇亮率领策划团队,以城市经济增长核、城市亲水景观休闲游憩带、城市生长轴为理念重塑城市发展空间,打造“北部农旅融合发展游憩区、中部主城多元文化展示区、东部新城山水休闲旅游区、西部自然山水生态运动区、南部古城文化商旅体验区”,五区联动,拓展城市景观。

  “纸上谈兵”的事王崇亮不做。为了泸水和兰坪能够快速转型升级,他为两座城市量身定制各自“低成本”的城市运营方案,为项目早日落地提速。

  王崇亮坦言,“这次泸水和兰坪的城市运营,我们的商业模式颠覆了中国城市惯用的运营手法。”从开发、投融资、运营到盈利,城市的开发建设不再是政府独揽,而是启用“政府+企业”的模式,引入PPP或BT等模式,以公司为主体进行市场化开发运营建设。政府代表公司负责争取各类专项资金,所争取来的资金全部纳入公司运营;公司负责筹集不足的开发运营资金,并通过集团公司进行整个城市的开发建设。

  他以兰坪为例,详细阐述了“低成本”的概念:“对于政府,虽然原兰坪县城的范围向东新拓展了6.8平方公里左右,需要进行道路、管网、公建等设施的投资,但政府可以从城市建设中获得收益,为实现‘低成本’撬动城市建设带来巨大的可操作性;而这些待建项目和设施的建设,又可以为企业或投资者创造效益。”

  因地制宜,是这次城市运营的核心。王崇亮说,“摒弃过去中国大部分城市的建设模式,我们构想将兰坪绝佳的山水田园资源纳入到城市发展中来,过去城市和风景是分离的,一小块绿化能够撑地起风景?我们是把居住、商业、酒店、学校、医院等设施引入到青山绿水中去。生活环境改善了,宜居的目标也就实现了,兰坪也就不会成为空城。”

  在引导城市由过去单一产业向以旅游为主导的多元产业发展的过程中,王崇亮植入众多旅游业态和商业业态。他解释说,“既然是旅游城市,为消费者设计需要的产品是我们策划的核心。老君山国家公园和三江并流世界遗产保护区有很大的一部分在兰坪,我们要促使兰坪能够承担旅游集散中心的重任,打造集观光、休闲、度假、养生为一体的山水田园旅游城市,一方面可以凭借老君山和三江并流的名气引客入境,带动兰坪全县旅游发展,另一方面是让社区居民在生活环境得到改善的同时,更可从旅游等第三产业中获得经济收益。”

  这样的“低成本”运营手法,一举三得:既可以有效发展城市,促进产业联动发展;还可以减少地方财政支出,带动招商引资;更多的是受到居民和游客的喜爱,城市品牌得到塑造。

  王崇亮如同传奇,屹立于商业策划豪杰之列。同学少年时,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时,挥斥方遒;他不曾想激扬讲坛,却在雕塑路上闯出作为。

  而时势造人,王崇亮最终进入商海,以策划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他以自己精准的眼光名震八方,在策划界树立标杆。

  “创意天才”、“云南旅游包装策划第一人”等“沉重”的头衔,对他来说已经成为“过去式”。他将以拳拳赤子之心,借雕塑家灵巧的双手,用策划师无穷的创意为世人再造奇景。

  昆明地处云贵高原中部,南濒滇池,三面环山,夏无酷暑,冬不严寒,四季如春,是极负盛名的“春城”。前人有诗描写它:“昆明腊月可无裘,三伏轻棉汗不流,梅绽隆冬香放满,柳舒新岁叶将稠。”...【更多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