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明省会 > 中国这些城市在老去:迟滞的经济留不住年轻人

中国这些城市在老去:迟滞的经济留不住年轻人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03 02:29 浏览次数:

  这不是光我们在说,发改委今年也在提这件事,在明确大城市全面开放落户政策的同时,首次提及了“收缩型城市”的说法。

  这个现象并不新鲜,连这个词都是德国的舶来品,主要用来指代受去工业化、郊区化、老龄化以及体制转轨等因素影响而出现的城市人口流失超过两年,甚至出现局部地区空心化的现象。

  这可能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因为市场经济的贪婪本质就是做大再做大,到了整张大饼不够分的时候,总会有吸力不强的地方变成“代价”。从上世纪60年始,全球早已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大城市被认定为收缩城市,它们往往是没有赶上时代列车,以后就再也赶不上了。

  比如,德国的后工业化进程推进导致以钢铁产业为支撑的西北部城市经济迅速下滑,以及美国因制造业外流和海运取代密西西比河河运,而出现的大量城市出现经济衰退和人口流失。

  在我国狂飙突进的几十年里,这个现象也在持续出现。只是以前还不严重,精英们对城市收缩的认识也不多。

  城市收缩与人口变化紧密联系在一起,人口收缩是城市收缩的直观表现。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54个县市中有180个正在收缩,已经成为我国城镇化发展无法回避的问题。

  如果以地级市为单位,目前我国人口缩减型城市有64个,占城市数量的19.45%,主要分布在东三省、河南、广西、内蒙古、安徽、新疆、四川、广东、陕西、宁夏。可能其中大多数你都能猜到,广东会有些出人意料,但广东人都知道广东只富了个珠三角,东西北三个方向的苦地方多着呢。

  从2007到2016的十年间,包括地级和县级市在内的660个城市中,出现了这么80个城市,他们共同的特点是2016年的人口数据少于2007年,且连续三个自然年人口增长为负。

  这24个地级市和56个县级市一一定位在地图上,东北可以连成线,长三角和珠三角也出现了片状分布。

  这个早期靠资源发展,有煤城之称的东北小城市在今年4月爆红于网络,原因是鹤岗的房价只有350一平。

  背后的原因是因资源枯竭,近十年间就业人口从28.5万骤降到十万人,市中心的单价大概也只在3000元左右,作为五线城市的房价也是十分便宜了。海员李海在贴吧全程直播在鹤岗买房,总价五万八买到六十多平米的两室一厅,仿佛是上个世纪的房价震惊了广大网友,热度数天不减。

  鹤岗是比较惨的典型,出的问题也好解释,一些灯下黑的城市就让人更加无奈了。比如与北京一河之隔被京津围困的三河市、环首都京津经济圈的高碑店市、成都的邻居都江堰市、毗邻港澳的台山市、珠江三角洲腹地的鹤山市、南京都市圈的金坛市,都是这种被大城市吸水的城市,也很难。

  当然中西部欠发达城市就更不提了。汉中、洪湖、河津、龙泉、韶山、五指山等等,迟滞的经济留不住年轻人的心,自然也就留不住他们的人,少了青壮年劳动力的城市无法阻挡地走向收缩。

  还有一类是边境型城市的收缩。在一些偏远山区,气候不宜居,交通也不够便利,人们奔向远方追求更好的生活环境,就很容易造口的流失。比如哈密、扎兰屯、富锦、二连浩特、根河、阿尔山和额尔古纳。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分析过,现阶段的土地城市化已经明显快于人口城市化了,再加上人口流失导致的城市收缩,人地的不协调愈加突出。

  这并没有阻止城市的疯狂扩张,规划再多的新城却没有足够的人口入住,只会让新城变鬼城。根据新华网报道,截至2016年,省会城市平均规划4.6个新城,地级城市则为1.5个。但要达到这些新城的规划目标,总共需要34亿人口。

  “就算我们能把世界一半的人口都安排住房,能保证他们都吃上猪肉吗?”老油条把烟头狠狠扔在地上问,还被自己呛得咳嗽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