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明省会 > 省委换届研究:新晋者逾13为市委

省委换届研究:新晋者逾13为市委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11 06:26 浏览次数:

  地方换届步入尾声,省委多新面孔。在已经完成换届的24个省区中,除了新疆在换届时维持原来阵型不变,其他23个省区均有新鲜血液进入省委。10人固定岗位主要包括:常务副省长、纪委、政法委、组织部长、省会市委和军方代表,如果获得这些职务必然会列席。

  在已经完成换届的24个省区中,除了新疆在换届时维持原来阵型不变,其他23个省区均有新鲜血液进入省委。实际上换届前,包括新疆在内的24个省区,已有人事上变动,奠定了换届结果的基本格局,“换届只是履行相关手续”。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电子政务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汪玉凯分析。

  毫无疑问,今天的省级负责人中将会产生明天的国家决策者。省委的晋升标准是什么?冉冉升起的新星将如何决定各省的发展,又将怎样改变中国未来可能的领导集体阵容?

  新晋的省委多来自地方一把手。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新晋的66位省委中,有24名为市委,他们“入常”前所“主政”城市的时间平均约为2.3年。其中青海的毛小兵去年12月刚刚由西宁市长职位上升任西宁市委,显然是为“入常”作准备。此外,省会城市的市委也成为省委的“后备军”,本次新晋者有6名来自省会市委。

  副省长亦是“争夺”省委席位的重要人选。14名副省长通过换届选举列席。由于此前福建省委只有11人,空缺2人,所以选举结果是“三进一出”。新晋者叶双瑜、苏增添、张志南“入常”前均为副省长,“入常”后,前二者分别担任省委秘书长、政法委,后者维持不变。

  值得关注的是,四名有着法院、检察院背景的官员进入省委,他们分别是山西的王建明、的罗布顿珠、海南的马勇霞(女)、陕西的安东,其中罗布顿珠、安东在晋级省委后,还分别兼任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昌都地委,陕西省委政法委、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按道理讲检察长和法院院长不应该进入,现在应该只是暂时安排,在完成换届后应该有所调整。一府两院应当是相互独立的,要不然怎么保证司法公正呢。”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

  原本拥有异地交流历练的多为和两位,而其他更多是一直在本省任职,缺乏锻炼机会。如今,在新晋的省委里,有8名省委经过异地交流历练。其中,广西新晋的三名省委均有地方间、中央地方交叉任职的经历。而换届前调动到广西的两位亦来自中央。“干部交流的一个趋势,反映了省级官员需要全国的思维。”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辛向阳表示。

  换届中还出现了一些地域色彩。尽管山东省的换届尚未进行,然而在新晋的66名省委中有8名山东籍官员,所占比例高达12%,似乎印证了“山东官员守四方”一说。但是,分析人士纷纷指出,“这次是山东,上次是上海”随着人口的迁移,地域、籍贯对官员影响已经逐渐减小。

  今年的地方换届,汪洋主政的明星省份广东因第一次实行差额选举备受瞩目。实际上,在24个完成换届的省区中,以差额选举方式产生省委并不限于广东,据媒体报道有河北、江苏、福建、黑龙江等省也在实行差额选举。其中,河北省差额选举产生省纪委,而湖南则是等额选举省委委员、省纪委委员,差额选举候补委员。

  “差额选举十三大以前就干过,一个是预选差额,还有一个是候选差额。现在做没有创新突破。我觉得只是把过去的恢复了。”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周志忍表示,“当然,在普遍没有恢复的情况下,他恢复了,还是起了一个带头的作用。”他还是对上述省份的行为表示肯定。

  一般而言,省委由一名、两名和10名组成,一般情况为13人。除了新疆、两个民族地区党委班子由15位组成。10人固定岗位主要包括:常务副省长、纪委、政法委、组织部长、省会市委和军方代表,如果获得这些职务必然会列席。

  在24个完成换届的省委中,陕西、上海、四川皆由于“戎装”暂缺,只有12名省委。有分析人士指出,军队干部的年轻化步伐一直落后于党政干部。在今年新晋的7位“戎装”年龄都超过55岁,有4位为57岁。

  据本报记者统计,本次新晋的省委,其中18名兼任市委。1990年前,省会城市市委只有一部分进入省委。如今,所有省会城市市委都是省委。

  令人瞩目的是,越来越多的非省会城市的市委也登上舞台,这原本是一些计划单列市的特殊待遇。竹立家分析,“就是为了突出地方重要性。省委的主要领导向地方倾斜就像中央局委员向地方倾斜一样。广东、新疆和4个直辖市的都是局委员。”

  经本报记者统计,在已经换届的24个省份中,有10个省区对非省会城市给予“高配”,共有12位省委兼任非省会城市市(地)委。“4进4出”的贵州更新的4名中,有3名皆为非省会城市市委。对此,周志忍并不看好,市委是要为本市争取利益,若进入“”做决策,就很难做到一视同仁。

  副省长亦是省委的热门兼职。本次换届期间有11名新晋的省委担任副省长职务。其中,在甘肃新任的4名省委中,除甘肃省军区政委傅传玉外,其他3名新晋此前任职均为副省长。福建换届时有5位副省长进入了,目前已有2人将会不再担任副省长职务。目前,甘肃已4位副省长均为。按照惯例,亦会有有所调整。

  组织部长是地方换届的“掌舵人”。中央组织部长李源潮强调,“换届工作要风清气正,首先要从组织部门做起。组工干部尤其是组织部长要带头讲党性,带头重品行,带头作表率。”截至目前,在地方党委换届时并没有组织部长的调换。实际上,集中在今年2-3月间,赶在地方党委换届前的天津、湖北、重庆、海南、宁夏五省市的组织部长已经履新。去年完成换届工作的今年又迎来新的组织部长。竹立家分析这是出于平稳换届的需要。

  作为“维稳大员”的政法委,有6人履新。中央层面上,十六大后,政法委一直由局兼任,地方上则一直由党委兼任。在刚刚结束的广东省委换届中,政法委梁伟发没有进入省委曾一度引起人们猜测。实际上,1952年出生的原陕西政法委宋洪武亦没有进入省委,不久由新晋省委安东接任政法委一职。

  纪委扮演着反腐的重要角色,在省委里拥有固定席位。今年换届,纪委并无大变动,仅有一名新晋省委任职纪委。即海南省女纪委马勇霞。她是少数民族干部,2007年从辽宁调入海南担任检察院检察长,此前在法院、检察院、政法系统均有任职一把手的经历。

  2001年后,中央要求加强地方工作,部长近年逐渐崛起,本次换届有6个省份的部长跻身省委行列。此外有8名宣传部长、8位省委秘书长新晋省委。